紅茶

别…别关注我…有点害怕
喜欢这对夫夫请关注[日本号明石]
或者[明石受]
感谢各位太太支持❤️

© 紅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冠以爱的名义 II - 不问归期

人工智能,灵感来自英剧《人芯》,顺便一提这剧第一季是真好看,剧情紧凑转折衔接自然,总之各种吸引人。第二季,看一秒都是浪费时间。


惯例,大家网盘见

没精力逐字校对了,码完扔出来就跑才是我的风格,一切bug错别字...嘿嘿嘿,不要大意评论告诉我,全盘接受。


然后呢,因为快毕业了,不敢出差错,所以滚去好好学习了,大概11月之前都不会提笔写东西。

哈~说的就好像有人期待一样。

那就祝仙女们事事顺利吧,比心❤️

冠以爱的名义 I - 值得守护的人

一看题目没有cp名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,嘿嘿嘿~

打算写个系列,每篇都是独立的故事,绝对不是懒得起名字!

这个系列,可以理解为置刀架,不会有傻白甜。

然后,总是说有敏感词建议修改,只能挪个窝了。

一直觉得明石会有这样一面,终于还是下手了。

最后,有点长,祝食用愉快~

度盘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nvj07BN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5.End)

日本号辞掉了工作。公司上下极力挽留,但他说,妻子想回京都生活。

随便一打听就知道,那里有一座看起来废弃已久的神社,大概是神明大人厌倦了人类的贪得无厌,一走了之了吧。一条看不到尽头的狭长阶梯,像极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,通往一个令人不敢妄想的奇妙世界。

他在这里租了个小公寓,特地要求必须带有大壁橱。

他找了份清闲的工作,朝九晚五从不加班,周末会去那家抹茶店,研究各式各样的绿色。

他会在每个黄昏时分出现在那破旧的神社,一开始会在外面打扫卫生,修理坏掉的铃铛。不远处那个绘马挂墙看起来也不怎么结实了,很多绘马都躺在地上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更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资格在这神社做这么多工作。他向当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4)

他恢复了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记不清之前发生过什么,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回来了,总之,明石又是一只有思想可说话的神明狸了。

“你可真是急死我了!”萤丸热泪盈眶,钻进那个还没有完全捂暖的身子底下。不同于之前那种风俗香,现在的明石身上,还是那股熟悉的肉味,干树叶味,紫色的绒毛味,是他一直以来的气息。“国俊去通知莺丸大人了,恐怕大包平先生很快就会跑过来吧。”

“真是麻烦呀,我还想多睡一会呢。”明石打着瞌睡,完全不知道自己已身入险境,他不知道大包平的尾巴已经秃掉了,他更没有自觉,自己就是始作俑者。“今晚一定会有肉吃的吧,我恢复了,他一定很高兴,一定会带我们出去吃烤肉的。”

“国行,与其在这里流口水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3)

发情了?这可不行,据日本号所知,神社那边基本没什么小动物,除了明石的家人,恐怕就只有鹤丸那只大白鸟了。如果他上了任何一个,后果不堪设想。收拾完桌上还没来得及处理完毕的文件,日本号提起包,拦车的时候还差点被撞到。他甚至没有闲心顾及自己空荡荡的胃,一回到家就丢下提包钻进壁橱。

“臭小鬼,你在哪啊?”他绕着建筑寻找明石的身影。

“嗷呜~”听到有叫声,日本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。

草丛中有一只极其不安分的小家伙,蹲坐着的屁股随意在地上蹭来蹭去,爪子还在地上挖坑,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。它的毛是粉红色的,隐约还能闻到一股掺杂着草莓味道的花香。这不是明石,明石的毛不是这个颜色。难道是为了给那家伙发泄欲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2)

虽然温柔漂亮的护士小姐一再强调明石身体没毛病,检查了一圈各项指标都正常到不能再正常,可依旧阻挡不住日本号点着屁股一样在医院里横冲直撞。

“先生,您这样我们会很困扰的先生!”护士小姐觉得自己已经在飞奔了,但仍然追不上日本号的步伐。

“开什么玩笑,谁没病会晕倒进医院啊!”

他在四楼找了好几圈,恨不得每个床位都拉开帘子看看,可始终没能发现明石。护士小姐在半路就跟丢了,无奈他只能再次拿起手机呼叫萤丸。

“喂喂。”电话里传来稚嫩的声音。

“萤丸,到底是哪个病房?”

“嗯,我看看哦,是234呢。”

“234不是二楼吗!为什么告诉我是四楼!”

“嘿嘿...看错了呢。”


拉开帘子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1)

他是被叼回来的,后颈处的毛皮松软地皱在一起。

“国行,国行你不要吓我,快醒醒啊!”萤丸泪流满面的用爪子猛扇明石,“我再也不跟你赌气了,再也不会把你赶走了,快睁开眼睛跟我说说话啊。”

“你别打了,他脸都肿了!”爱染伸出爪子努力阻挡着来自萤丸的攻击,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的担心还是单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,他看到明石的脸比刚回来时肿了一大圈。

肚子上的伤口不深,但莺丸担心野猫不干净,还是用尾巴卷住他,又揪了点大包平的毛敷在伤口处,气得大包平跑到山泉里瞎折腾,“这臭小子早晚要害我变秃头!”

“你们,谁去通知一下那个人类?”莺丸看看他们,吐掉嘴里舔下来的明石的毛,“他晕过去之前特地嘱咐,告诉那个人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0)

明石被放进塑料袋,结账后又被扔进后备箱,颠簸的路搞得他头晕眼花,当然也没能找到可以逃脱的机会。

车子停下了,他看到烛台切笑眯眯地把自己提出来,连带着其他肉和蔬菜。装着自己的塑料袋里还有青椒,明石不喜欢青椒,途中他挣扎了很久,到底应该把自己撞晕还是直接吐在车里。

他们来到一栋房子里,不算很大,但收拾得井井有条,家具摆设也都是很有质感的高级货。他被放进水池,被冷水冲刷着身体,被仔细搓揉着。好痒...但必须忍耐。趁着烛台切收拾完毕走出去,明石赶紧变回原本的狸猫形态,跳下桌子准备找机会逃离这里。

人类在客厅看电视,恐怕不能从正门溜走了。他找到一扇豪华而且雕刻着像是什么古老咒语般花纹复杂的门,没有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9)

秋天来了。

虽然萤丸和爱染警告过他无数次,晚上一定要回神社,可明石就是不听劝,仗着自己年轻而为所欲为。

“国行,如果连你也失去力量,我们这个家就真的保不住了哦。”萤丸苦口婆心地劝导,甚至装过病,伪造过意外,但这样几次之后明石便不再上当,甚至因为赌气而连续留宿在日本号家多天。

“你现在连变身都不利索了吧,这样下去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京都了啊!”爱染很想念以前在京都豪华的门脸,虽然已经有些残破,但如果明石愿意,回到过去的水平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。“让大包平先生操心就算了,连我和萤丸都要为你费神,你都不会不好意思吗?”

“不会呀。”明石睡眼朦胧,只是想回来看看孩子,却没想到被教训这么久。他蜷缩在干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8)

明石在山泉另一边的树林里窝了两天,饿了就吃点野果,渴了就趁萤丸和爱染不在时跑出来喝点水。在那个临时用湿树叶和小木棍搭建的窝里,他仔细思考了两天,为什么烛台切会这么干脆的向鹤丸表达爱意,小孩子们有没有满山遍野寻找自己,日本号有没有想念自己,莺丸什么时候才会放弃让自己继承神社的念头。京都那边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去看看了,不知道以前搬去的刺猬一家过得好不好。

他总是想很多事情,只是自己缩成一团思考,从来不跟别人说,连萤丸都很难明白他心里的真实想法。外面的气温应该已经开始转凉,森林里的夜晚充满寒意。明石觉得湿树叶已经不能很好起到保温作用了,小木棍晚上又扎的肚子生疼,不能及时补充肉类使得尾巴也不复光...

1 /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