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茶

Our bonds give me strength.

© 紅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8.

家的感觉其实对于明石来说并不遥远,他只是喜欢跟自己闹别扭而已,他需要一个关于家的定义,一个摆在明面上的概念。日本号乐意给他一个明确的家,按照他的喜好布置打理,明石以前睡过的床铺被永久封印起来,即使吵架过后,明石还是会允许他上床睡觉,也许多半是为了自己,但他坚称是为了日本号的脊背着想,他不想很多年之后兢兢业业地伺候一个残疾老人。不怎么动用法术的明石其实饭量并不大,只能说就是一般成年男性的食量,但他总喜欢不停的吃,从醒来到睡觉,有点机会就往嘴里塞点吃的,所以每当看到饭点不吃正餐的明石,日本号总要极力压制脾气。


不过无论如何,他们家里总是常备着多种多样的食材,因为有一次他们去药研家讨论魔法,明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7.

日本号做了个梦,那是一扇落地窗,徐徐微风吹拂着白纱一样的窗帘,月光徜徉。窗户下面有个小小的身影,那是幼年的明石,肩膀微微抽搐像是在哭。他走近一些,看到明石蹲在一双水晶鞋边,满面泪光。日本号蹲下身去把幼小的孩子抱进怀里,问他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。

“这双鞋太大了,如果我穿不上它们,就不能跟日本号先生结婚了...”说着又是两行泪落了下来。


“我去给你买双新鞋!我们现在就结婚!”日本号是这样咆哮着醒来的,把还在床边喝水的陌生祭司吓得呛到大声咳嗽起来。

女王闻讯赶来,恭喜他痊愈,但脸上更多的是隐藏不住的担忧,为了另一个人。女王告诉他前几天明石为了救他而去了精灵之森治疗,这些天也没有精灵前来汇报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6.

偌大的后厨房,佣人们在忙碌地准备晚餐,堆满食材的木桌边突然闪现强光,在一双双惊讶的眼皮子底下,明石出现了。

“快给我点吃的...”然后他腿一软趴在地上。

听说明石回来了,女王顾不上享用晚餐,来到他房间打算责备一番,可看到那孩子愧疚的表情,也就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了。明石的房间自打他离开就一直保持着原样,定期打扫,被褥也会按时清洗,为的就是可以让他回来能直接安心休息,这种偏爱是其他孩子所不能及的。女王大人向来无法意识到这种偏爱会置明石入多么危险的境地。

“你还是不想继承王位吗?”她慈爱地摸着明石的头,脸上的皱纹因为笑意而更加深刻。她老了,由她继承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国家需要一位新的继任者,她不求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5.

对于凭空显现的这一池闪光莲花和摆弄乐器的女人,二人呆呆地愣在原地,没人走上前一探究竟,也许这是走得太久而出现的幻觉,恰好两个人都看到了一样的画面而已。明石并没有看清什么女人,但日本号一直在不停形容对岸的人有多么年轻美丽,长发延伸进水里让人无法猜测究竟有多长,皮肤白皙红润身材姣好可人,还有一双精灵般的长耳朵,不厌其烦地夸赞了一堆。长耳朵?精灵不可能自主显现于世间,而且他们的小体格离这么远也绝对不能看这么清楚。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个女人是龙,血统纯正的龙。

这位血统纯正的龙,似乎在这池塘居住了很久,而不是千里之外的斯兰城堡。只见她极其不耐烦地把竖琴扔回水里,然后揪起一绺头发,像收鱼杆一样往回拉扯,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4.

夜晚温度降了下来,虽说现在是一年之中最暖和的季节,但也只是不会再下雪而已,温度上并没有所谓的夏季感觉,晚上依然要点着地炉里的木炭,晃悠悠的微弱光源持续散发着温暖。明石泡完澡钻进被窝,觉得自己占的面积有点大,于是往床边靠了靠,明天他将会有自己的领地,不用考虑睡觉的姿势和位置,醒来也不会再有温暖的怀抱。

日本号擦干身体,随便穿了点东西钻进被窝,他本没有穿衣睡觉的习惯,衣服总会在不知不觉中乱了造型,在这一方面他还是很娇气的,他不喜欢被硌着醒来再想办法入睡。他看到明石闭着眼睛,之前被撞到的鼻梁还有些泛青,小家伙抿着嘴,睫毛还在抖,明显是在装睡。

为什么要装睡呢?睡不着可以起来聊天,聊聊买过的东西,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3.

“小白,你有新朋友了哦。”

即使知道小白不会吃东西,但大白依旧坚持照顾它的三餐,送到跟前,然后歪着脑袋,期待这只小家伙有所反应。

连续几天睡在椅子上,给日本号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,他泡在木桶里叹气,热水稍微缓解了酸痛感。明石心里很不好受,打开书试图找到可以缓解肌肉疼痛的魔法,或者健壮骨骼的也不错,但可惜书上并没有记载这种实用类法术。

“也许按摩一下会好很多哦~每次国俊跟别的精灵干架后我都会帮他按摩呢。”绿色的孩子吸着一杯树汁,红色的孩子目光看向别处。

“萤,你再这么纵容他,迟早会给你惹出麻烦的。”明石用手指点了点萤丸的头。

“你才会惹麻烦啊!倒不如说你就是个麻烦集结体,总是害我们担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2.

“你要把我带去哪里?”

尸体突然说话了。

日本号被吓得虎躯一震,把怀里的人扔了出去。明石觉得自己在空中大约飞翔了好几秒,还好落在了床上,但又被柔软的床垫弹了出去。

“啊好痛啊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
看着大口吃肉的明石,日本号陷入了沉思。眼前的人活了过来,他很高兴。但这也太能吃了吧!自己炖了一整只野鹿,不一会功夫锅里已经看不见几块肉了。明石吃的很快,虽然很烫,但他的舌头好像并没有恢复过来,对温度的感知不是很敏感。他看到日本号站起来绕自己走了一圈,一脸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。

“请问怎么了吗?”他还嚼着一大块肉。

“你都吃了一锅了,怎么也没见肚子鼓起来?”他以为明石一边吃一边排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1.

听说实在不会起名可以用英语,看起来很高大上。

部分职业借鉴火焰纹章,但没太大关联,没玩过也完全不影响理解。

卖惨装文艺技能离家出走,于是决定回归逗逼自我。

大概是个中短篇,ready? Go ^^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风景在眼前掠过的速度不断下降,雪落下来覆盖在原本就厚实的纯白上。他跑不动了,身后嘈杂的脚步声正在逐渐变得清晰,踩在雪上沙沙作响。也许到此为止了吧,被抓回去也没什么不好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说起来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呢?

青年停了下来,扶住一棵树,大口呼吸着。凛冽的寒风刺激着脆弱的呼吸道,他忍不住咳了出来,胸口一阵剧痛,他缓缓倒下。积雪被温热的红色融化...

(日本号x明石)伊甸园(下)

明石被长期关禁闭的期间里,前任花魁一直会来探望。因为脸上那片不大的红印,她失去了地位和钱财,失去了漂亮屋子的使用权,失去了作为一名妓女的一切,但得到了妓女没有的自由。她有时会带着明石喜欢的糕点,那种没什么颜色,味道也清淡的东西。但更多的是带着药。明石没了烟管,脾气没个准,异常焦躁,磕磕碰碰都是小事,无人看护的情况下,他开始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举动,用木柴的棱角划伤自己之类的。不知是因为戒烟,还是心里不痛快,又或是身体也不舒服的原因。女人来后,总会强行脱掉他的衣服检查,年少的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相互扶持着走过来的。

“你给我忍住。”如同儿时明石对待受伤的自己。他一直都温顺,别人说什么是什么,逆来顺...

(日本号x明石)伊甸园(中-鹤明篇)

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鹤明篇了。

没有刀子哦,这篇可甜了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明石有一阵子没见到日本号了,他大概在攒钱吧,明石觉得。

跟自己过夜的花费不一般,除了某个让人头疼的大人物,恐怕也没几个掏得起这份钱的,或者说没几个舍得掏这份钱的。日本号就是那种硬着头皮委屈着自己也要来看看明石的那种笨蛋。

好在最近那位大人来的勤快,从妈妈桑那笑歪了的嘴脸上就能轻易读取这一信息。


“国行,黑珍珠干吗还给我,不喜欢也留着啊,这东西很稀少贵重的。”银发青年叼着烟管,搂着紫发青年的肩,然后取下烟管递...

1 /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