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茶

朕还年轻,就喜欢虐。

© 紅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3)

推开猫咖的门,一只茶绿色大型猫蹲坐在正对门口的吧台上,悠闲地舔着杯子里的茶水。看到明石他们进来,猫咪“喵”了一声,站起来抖抖毛,向员工室走去。

“终于知道过来看看了?刚巧今天那群大学生有预约,应该就快到了。要喝茶吗?”变成人形的莺丸招呼他们坐下,顺便又收拾出几袋小鱼干。

明石听到女大学生们要过来,眉毛不情愿地皱在一起,“要不我们改天再来吧...”说着就要带孩子们离开,却被莺丸按住。

“别啊,你的改天,可是有三个月这么久呢。”他微笑着,看起来和蔼可亲,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,“给你个任务,完成的话有奖励哦~”莺丸把脸贴近一些,不容推辞的语气让明石浑身发冷。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回应,莺丸把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2)

这狸猫的表情像是在笑,太邪乎了。而且自己对怎么来到这里的过程完全没有头绪,风太大?还是只有意识飘过来其实肉体还在电车站?他看到小动物用鼻子嗅嗅地上的塑料袋,然后开始用肉爪去挠。

这根本就是一只普通的小动物嘛。日本号安下心来,打开塑料袋拿出一个饭团,先自己闻了闻,确定没有变质后递了过去。明石有些开心,这个人类倒是仔细的很,心地很善良呢,与他的外表不是很匹配。饭团有肉的味道。其实明石就是顺着肉味找过来的,没想到还是那颗古树下,还是同一个人,用之前的姿势睡在那里。

“哦哦吃得这么香啊,肚子已经没事了吗?”日本号摸摸他的头,看着他在地上狼吞虎咽,“慢点吃,我不跟你抢。”眼神里全是宠溺。

明石只吃...

(日本号x明石)先生,要养只狸猫精吗? (1)

主cp日明,副cp烛鹤,避雷避雷~

沉迷有顶天家族的产物(捂脸。

传说中的傻白甜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盛夏的正午烈日当头,日本号在回车站的途中迷了路,荒山野岭的,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就走来了这里。合作公司位于城郊,离车站还有很远的距离,交通更是闭塞,连个顺风车都看不到。早晨一下电车,荒地上孤零零的日本号傻了眼,自己莫非是穿越到不为人知的世界了?合作谈得很不顺利,也没有找到饭馆或者是便利店,除了包里藏着的一瓶啤酒,再无其他可以摄取的食品。

用没有安装导航的老式手机给下属打电话求救,得知马上就会有人来接自己,...

门(明石中心)后篇

“萤丸,你应该知道阻止我是没有用的。”明石抽离那只小手,转身打开了门。


3. 鹤丸国永


身上这身灰色的制服,是回到高中时代了吗?这么久远的事情了啊...

“同学们,今天我们有一位新的转校生哦,请进来吧。”老师看着门口,同学们也齐刷刷望过去,并没有什么转校生的身影。

“鹤丸同学?”老师准备去亲自拉开门。

“哇!”突然讲台底钻出一个细瘦的少年,做着恐怖电影里经常能看到的动作,把中年女性吓得下意识一巴掌糊了上去,“啊老师您怎么打人啊!”

明石怔怔地看着捂脸做自我介绍的男生,心里紧了一下,明明感觉已经在痛哭了,眼睛和脸颊却是干燥的。

“那么...鹤丸同学,请你坐到明...

门(明石中心)前篇

这篇应该算刀,虽然我觉得挺甜的。

是短篇,两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是一个白色的正方体空间,最后的记忆好像是...

“国行,你醒了啊。”白色头发的孩子坐在白色的木椅上,摇晃着白色的小肉腿。是萤丸啊。

“这是哪?”明石揉揉脑袋,一团浆糊,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得面前这个孩子叫萤丸,是自己的...谁?

“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哦,只知道我是来阻止国行走进那扇门的。”萤丸指向一面墙。

明石回头,看到一片纯白的墙上似乎是有一个灰色的框,再仔细一看,连把手都是白色的。既然要阻止自己,倒...

人鱼

一发完结不拖沓。

是时候花点时间在起名上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里是少有的干净水域,夜晚没什么风浪,湛蓝的海面因为失去太阳照耀的原因显得有些幽暗恐怖。明石很喜欢这个时间出来,漂在水面上看着月亮,他喜欢观察阴晴圆缺,这是作为人鱼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。可是这一天半夜,他在往水面游的时候发现他的月亮被挡住了。

海上漂着一个人。

明石加快了速度,作为老人家的他不应该游得这么快,鳞片会脱落,比起头发他更在乎自己的鳞片是否茂密依旧。是哪艘船途经这里抛弃的船员吗?还是修船时不小心掉下来没有被发现?无论什么原因,这个漂着的人都很可怜。


日本号是被炮轰下来的,他的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10 End.

“啊!”二人同时惨叫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鹤丸吃痛地揉揉额头,以前一直被某个人说自己额头可以破门,没想到今天遇到对手了。

“用胡子想都知道肯定是你把他带走了啊!他自己一个人又跑不了。”日本号顾不得头上肿起的包,推开鹤丸打算进屋里去,“他是不是在里面。”

“等等,”鹤丸拉住他,指了指地上散落的桌椅橱柜,“他没事,不过你进去就一定会有事。”脑子终于不再嗡嗡作响,鹤丸突然觉得,明石身上那妖娆的审美十分熟悉,甚至有些怀念。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他现在可能是个黑魔法师了...”话音刚落,门也飞了出来,在空中碎成很多块。明石站在门口,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。

“小鬼,你能站起来了...啊!”日本号想要冲过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9.

他们家有两只猫头鹰标本,一大一小,像是依偎在一起离得很近摆在离门口不远的橱柜上,闭着眼睛收着翅膀,硬邦邦的。以前猫头鹰休息专用的木架被小心收藏了起来,没吃完的昆虫只能被无情的扔掉。明石提着一兜黑漆漆的虫子走在雪地上,快到集市的时候犹豫了一下,然后换了个方向。日本号跟在后面,看着这片雪国的入口处,曾经这里最繁华的区域,只半天便满目疮痍。牺牲的居民被埋在后山脚下的墓地,那里有一期一振的家人们,有日本号的战友爱马,有他们曾经效忠的亲善国王。

“喂!你在吃什么!”日本号看到明石正在嚼着什么东西,有干脆的破碎声。

“真的好难吃啊,怪不得大白不喜欢。你要不要也尝一只?”明石把手伸进袋子里,又掏出一只还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8.

家的感觉其实对于明石来说并不遥远,他只是喜欢跟自己闹别扭而已,他需要一个关于家的定义,一个摆在明面上的概念。日本号乐意给他一个明确的家,按照他的喜好布置打理,明石以前睡过的床铺被永久封印起来,即使吵架过后,明石还是会允许他上床睡觉,也许多半是为了自己,但他坚称是为了日本号的脊背着想,他不想很多年之后兢兢业业地伺候一个残疾老人。不怎么动用法术的明石其实饭量并不大,只能说就是一般成年男性的食量,但他总喜欢不停的吃,从醒来到睡觉,有点机会就往嘴里塞点吃的,所以每当看到饭点不吃正餐的明石,日本号总要极力压制脾气。


不过无论如何,他们家里总是常备着多种多样的食材,因为有一次他们去药研家讨论魔法,明...

(日本号x明石)FE Blaze 7.

日本号做了个梦,那是一扇落地窗,徐徐微风吹拂着白纱一样的窗帘,月光徜徉。窗户下面有个小小的身影,那是幼年的明石,肩膀微微抽搐像是在哭。他走近一些,看到明石蹲在一双水晶鞋边,满面泪光。日本号蹲下身去把幼小的孩子抱进怀里,问他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。

“这双鞋太大了,如果我穿不上它们,就不能跟日本号先生结婚了...”说着又是两行泪落了下来。


“我去给你买双新鞋!我们现在就结婚!”日本号是这样咆哮着醒来的,把还在床边喝水的陌生祭司吓得呛到大声咳嗽起来。

女王闻讯赶来,恭喜他痊愈,但脸上更多的是隐藏不住的担忧,为了另一个人。女王告诉他前几天明石为了救他而去了精灵之森治疗,这些天也没有精灵前来汇报...

1 / 5